默克尔今天起开始访华 系其任内第9次访华

2018-10-11 17:00 来源:郑州代孕中介

代妈有多少钱的补偿 默克尔今天起开始访华 系其任内第9次访华

  作者介绍:倪亚莉,甘肃省卫生厅领军人才,中青年学科带头人,生殖医学中心主任,一级主任医师,生殖内分泌教研室主任,第一届计划生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及侯任主任委员,中国妇幼保健协会生育保健专业委员会生殖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甘肃省医学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优生科学协会生殖道疾病临床诊治分会委员,国家辅助生殖技术评审专家。擅长不孕不育、生殖内分泌疾病及试管婴儿治疗。近5年在国家级专业期刊上发表论文34篇,完成科研课题6项,正在主持科研课题7项,科研获奖4项(《体外受精/单精子卵泡浆显微注射(IVF/ICSI)中理想的控制性超排卵(COH)方案的临床评估》获甘肃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甘肃省不育症发病率及影响因素的调查研究》获甘肃省医学科技三等奖;《不孕不育病因初筛循证路径研究及其临床应用》获甘肃省医学科技二等奖;《黄体中期雌激素补充在体外受精-胚胎移植中的临床应用》获甘肃省医学科技三等奖》),率先在我省推广不孕不育规范化诊治的临床路径及生殖内分泌疾病的规范化治疗。

 1、拮抗剂方案的治疗流程月经来潮第2-4天检测血清激素、阴道B超,评估卵巢基础状态,条件适合时开始应用促排卵药物促排,促排期间监测阴道B超及性激素,卵泡直径增长至12mm以上时加用GnRH拮抗剂,持续应用至夜针日,待卵泡直径大于17mm时予以绒促性素扳机,夜针后36小时取卵。2、拮抗剂方案的特点拮抗剂方案可以有效抑制早发的LH峰,防止卵泡早排;减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的发生,提高多囊卵巢综合症患者试管治疗的安全性,同时周期短,费用低,应用方便灵活;但是,拮抗剂方案要求在促排过程中需严密监测激素变化及卵泡生长情况,及时添加拮抗剂,并因拮抗剂对黄体功能的影响,移植后需要加大黄体支持力度。当然除了以上三种方案外,还会有一些针对特殊患者的特殊方案,如微刺激方案、自然周期方案、黄体期促排卵方案等等,方案的判定主要由医生根据患者的激素水平、AMH水平、年龄、窦卵泡数量、前次促排卵结局等几方面综合考虑,因此,放松心情、按照医生告知复诊的时间来吧,另外确定方案后请合理安排休假时间哦! 进行试管婴儿助孕有不同的方案,辅助生殖中心针对每对夫妻不同的不孕原因、年龄、内分泌情况进行充分讨论后制定出不同的促排卵方案,其中以长方案和短方案多用,大家要注意区分。


    默克尔今天起开始访华 系其任内第9次访华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应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于12日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这将是默克尔任内第9次访华。

默克尔访华期间,中德两国总理将共同主持第四轮中德政府磋商。中德政府磋商机制建于2011年,此次双方将共有20余位部长或副部长级官员参加,用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的话说,是中国和德国的“内阁共同会议”。那么,这一轮中德政府磋商有哪些看点呢日前,新京报记者针对这一问题专访了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

中德或签署网络安全协议防范商业间谍活动新京报:默克尔这一轮中德磋商的主要议题是什么柯慕贤:德国是唯一一个跟中国开展这种高级别政府磋商的国家。

因为它不仅是简单的政府磋商,而且是由两国总理主持的,可以说是两国政府内阁的共同会议。

因此,我们的议题也非常广泛,从农业到工业的创新,从外交政策、安全政策到文化等。

当然,一些议题是备受关注的,比如在创新方面的合作,其实已经开展了,这就是德国工业和中国制造2025的对接。

此外,我深信我们会签署一个共同的网络安全协议,是为防范网络的商业间谍活动。

G20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中国是今年G20的轮值主席国,德国紧随其后是2017年的G20轮值主席国,我们都希望能进一步推进G20的议程。

我们还希望进一步增进民间往来。

中方提议把2017年作为中德旅游年,这也是一个正在考虑的建议。

新京报:此前,中德已经进行了三轮政府磋商,你如何评价这几次磋商的成果柯慕贤:这三次磋商都非常成功。

2014年,在柏林举行上一轮政府磋商期间,我们提出了两国中长期合作行动纲要。

我想强调一下行动纲要的两个内容:第一个是,2015年我们开始共同创新。

这是一个很大的项目,包括德国工业与中国制造2025的对接。

第二个是,在中长期合作行动纲要中还确定,要在签证方面实现很大的便利,已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现在,双方已经可以保证在48小时内办理商务签证,旅游签证在72小时内可以颁发,大大提高了多年有效的多次往返签证的发放率,商务签证中很多是一到五年有效的多次往返的签证。

德国自动化领域做得好值得中国企业参考新京报:德国工业和中国制造2025对接的情况怎么样,在实际操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柯慕贤:现在已就合作机制签署了两份谅解备忘录,有些企业已开展对接合作。

首先是数据安全。

今后,中德企业会把他们的商业数据文件储存在云端,这些数据需要紧密的保护,要防止一些没有权力介入的单位和个人拿到这些数据。

我们也要认识到,工业和中国制造2025的对接,并不是一两年能够完成的项目。

它无异于第四次工业革命,还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新京报:德国工业和中国制造2025,有没有一些对接成功的案例柯慕贤:德国的西门子公司在成都有一个工厂,非常现代化,也许还达不到工业的水平,但可能是工业。

它是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工厂之一。

新京报:就工业发展而言,德国已经迈出朝向阶段发展的步伐,中国制造的水平还达不到德国制造的水平,在这方面,德国有哪些经验可以跟中国分享柯慕贤:截至目前,中国以它以往的经济模式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绩,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如今要想促使增长,必须提高生产效益。

德国在自动化领域做得比较好,机器人普及率很高。

在一些生产的过程中,通过引进自动化、引进机器人,可以降低出错率,把产品不合格率控制在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以内。

这是德国的一些成功的经验,可以供中国参考。

技术可以引进,但如果中国希望走在前列,中国的经济应该更有创新性,要提高创新能力。

现在中国有几家创新力强的企业,但企业的数量跟中国整个经济的规模相比还是小。

中国技术方面的进步大幅促进中德贸易发展新京报:你一直强调,中国与德国在制造业领域是合作伙伴,但德国国内有没有一种担心,认为中国的制造业水平提高后,会成为德国的竞争对手柯慕贤:其实要承认,中国肯定会在技术方面有很多新的发展,也取得不少成绩,有一些领域中国甚至早已领先于德国。

比如,在电信设备生产方面,最好的例子就是华为。

一方面,提高制造业水平后,中国当然会成为德国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另一方面,这样也会开辟新的合作机遇。

如果看一下最近几年的统计数字,会发现中国在技术方面大幅追赶德国;另一方面,中德贸易也发展得非常迅猛,有几次跨越式的发展。

所以可以说,中国技术的发展并没有影响贸易或阻止贸易,而正好相反是促进了贸易发展。

新京报:今年,默克尔还将与中国领导人在G20峰会上见面,她也是在任内访问中国次数最多的外国领导人。

你如何评价两国之间领导人的这种密切交流柯慕贤:德国在欧洲国家当中是与中国政治关系最密切的国家,默克尔与中国的领导人也有很好的个人关系。

默克尔很重视对华关系,亲自推动中德关系发展,她个人也希望至少每年访华一次。

在经济方面,两国经济是非常密切地交织在一起的。

出于自身的利益,我们希望看到中国实行改革,也希望中国经济继续积极良好地发展,希望看到一个强有力的中国,看到中国成功。

因为中国经济不好,对德国也有负面的影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颜颖颛(新京报)。

(责任编辑:admin )